About Kryon:


When I was a child, I was being guided to study spirituality, crystal, meditation and energy healing.
Now, I am a Divine-Worker, who devote my life to study spiritual energy and teaching what I have learnt to others.


最 新 文 章 :

  1. 第三天的旅程 -- 死亡了的心
  2. 第二天的旅程: 自由的實驗
  3. 第一天的旅程: 遇見另一個宇宙中的自己
  4. 旅程的第十天 … 2009年的最後一天, 2010新的一天
  5. 旅程的第九天 … 接受
  6. 旅程的第八天 … “有鬼啦, 您知道嗎?”
  7. 旅程的第七天 … 停下來的藝術 (The Art of Stopping)
  8. 旅程的第六天 … the activation of Spiritual energy
  9. 旅程的第五天 …
  10. 旅程的第四天 … “Empty Christmas” .

精 選 文 章 :

June 2006
July 2006
August 2006
September 2006
October 2006
November 2006
December 2006
January 2007
February 2007
March 2007
April 2007
May 2007
June 2007
July 2007
August 2007
September 2007
October 2007
November 2007
December 2007
January 2008
February 2008
March 2008
April 2008
May 2008
June 2008
July 2008
August 2008
October 2008
November 2008
January 2009
April 2009
June 2009
December 2009
January 2010
March 2010

Current Posts


其 他 有 用 連 結 :

塔羅牌占卜

塔羅牌訂購

免費天使咭占卜

免費塔羅牌占卜

塔羅牌的五堂課

加入電子報 


 

Wednesday, March 24, 2010

第三天的旅程 -- 死亡了的心

第三天的旅程 -- 死亡了的心

準備好回到另一個世界學習有關靈魂特質的課程.
來到那個預定好的時間點, 看到那個熟悉的 "另一個我".

帶著他那一向的光彩和笑容, 好像從未經歷那失敗的實驗一樣, 他站在實驗室的門口等待著我一起離開.

"今天過得好嗎?" 兩個我, 今天是他先開口說話
"還好" 我簡單地回應他的問候: "今天我們去那裡?"
他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只是提議我跟著他走: "我們走吧." 隨著他的聲音, 我們離開了昨天的實驗室,

從來不知道他是如何把我從一處地方帶到另一處, 那段記憶總是模糊不清的. 而我只知道, 不用二秒的時間, 我們來到了一個空曠的地方.
這個地方有點像一個游泳池, 只不個游泳池的形狀是心形, 不是我們常見的長方形. "游泳池"用那種普遍灰白色的石所做, 不過中間並沒有一

點水的存在. 我們當時是站在一個類似看台的地方, 不過這裡並不是室內, 也沒有人做的坐椅, 只有就是環繞著心形泳池的草地山坡.
那個石做的心形游泳池就在四周山坡中間低下去的地方, 所以山坡就像觀眾席一樣, 而我們站在最高的位置, 跟那個心形泳池有很高的距離,

少說也有七八層樓高, 所以這裡的地方真的大. (原諒我不太懂得形容這種奇怪的地方啦)

陪著他在草地上坐了下來.
我看看四周, 感覺不到這裡有什麼特別的靈魂特質, 也沒有第一次來時看到的山丘上的光彩. 這裡就和我們這邊宇宙的境色沒有兩樣.

我好奇問他: "這裡是什麼地方呢?"
他的答案讓我很出奇: "您的心."
"我的心!?"
"也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心."
我開始越來越好奇了: "那為什麼這裡沒有一點生氣? 我也感覺不到什麼靈魂的特質?"

他沒有回答我.
帶著我走到山坡下, 走到那個心形建築的中心. 隨著他, 我看到地上全是乾裂的紋, 相信這裡也不會比沙漠有更多的水份.

他似乎要等我看到這些乾裂的紋才準備好回答我的問題: "這裡的確沒有spirit."
我心想, 不是所有東西都有spirit嗎? 但是我還是先耐心聽他說.

"在這裡, 曾經是我們星球的心. 當時人類正經歷很大的轉變, 人們開始忘記spirit的存在, 開始變得迷失. 而我們亦都因始而失去了生存的動

力, 生活變得很辛苦, 我們都不記得我們為什麼要生存."

"然後呢?" 我好奇為什麼這個平衡宇宙中的地球還是處處充滿spirit, 但這裡 -- 星球的心, 卻仍然沒有了靈魂.

"當我們失去了生存的意義感, 我們迷失了, 我們找不到相信自己和相信別人的理由, 人與人之間的連繫越來越表面, 心靈溝通在當時已經越來

越少了. 到後來, 因為沒有了心靈的溝通, 我們內心充滿了恐懼, 對其他人, 對生命, 對生存都充滿了恐懼, 害怕不知道何時會有什麼對我們

不利的情況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我越聽下去, 心情就越沉重, 總有一種苦澀的感覺在心頭.

"那...您們應該後來有所轉變了?"

"是的, 那是因為您的出現. 當時的您, 從另外一個宇宙來到探望這邊的我, 我們開始對話. 到後來, 越來越多的人來開始聽您上課. 這裡的人

記起了他們內心的善, 人們又開始互相相愛, 重新找回生存的動力, 建立起信任和尊重, 所以才有今天." 他一邊說, 用他那定定的眼神看住我

, 我能感受到他內心的那種信任和給予我的肯定.

"我?" 雖然您跟我一樣大概也猜到他在說什麼, 但是我還是不太肯定他所說的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是的, 那個從另外一個宇宙來的您. 雖然不是現時的您, 但那也可以說是您, 或說是我也可以." 他應該覺得這些觀念很好玩, 因為我看到他

不自覺地自己笑起來.

我一時間不知道該什麼回應他, 就只是呆呆的跟他二個人站在這個心的中間, 也不知道我該想什麼.

不知這邊的時間過了多久, 還是他先開口: "所以這裡成為了我們紀念的地方, 提醒著人們沒有了spirit世界會是什麼樣. 就像您那個宇宙中墳

墓的作用一樣, 人們會時不時來到這裡記念這個星球曾經死去的心."

我點點頭, 還是不知道我應該說什麼, 我用心感四周的一切, 沒有感覺特別的悲傷的氣氛, 就真的跟我們現在的旺角街頭沒有兩樣, 除了沒有

那麼多人和商店, 這裡沒有什麼強烈的氣氛. 但我明白, 對於這裡和spirit 連繫那麼深的人, 這裡會是一個沒有神彩的地方.

想到他們會如何經歷這個地方, 另一個我把他的意識傳過來給我看. 從他的眼中看, 這裡全是黑暗, 有很多黑色的陰影在四周, 就像一個死城

一樣. 我敢多看, 所以很快就回復我平時的意識.

我定過神, 想起了: "那這個地球沒有了心什麼辨??"
他笑一笑, 從他的面上, 我又再次在這個地方看到光彩: "這個星球的心已經在我們的心裡面, 重生了."
他拍拍他的心口, 表現出很有自信的表情.

我似乎也能感受到他的開心, 心情也跟著愉快了起來. 不過好奇的心還是在的: "那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讓您們忘記了spirit的存在呢?"

"我忘記了, 就好像是一些小事件, 人們一不留神, 就忘記了spirit的存在. 況且當時人們並沒有跟現在這樣跟spirit有那麼強的連繫."
他繼續解釋給我聽: "現在, 我們時常都會提醒自己留意spirit, 什麼事也從spirit 的角度去考慮. 每天我們也會先和自己的spirit連繫好才

開始一天的工作, 中午時我們會走在一起, 鼓勵大家的spirit, 我們連商品上的招紙也有提醒我們連繫spirit的口號!."

真有趣的一個星球!

是時候道別了, 今天上了一個很好的課. 我心想 "自己" 真的是一個很好的老師, 哈哈.
我謝謝他一天的教導, 就這樣他給了我一個回報我的擁抱.
我感覺跟自己更近了.

帶著一些新見解和笑容, 我回到了這個世界了.

posted by Kryon @ Divine - The Spiritual Shop at 3:54 PM | 0 comment(s)

第二天的旅程: 自由的實驗

工作了一整天, 終於能夠休息下來, 先看了一會書, 準備好回到那個世界看看今天會學到什麼.

到達門口時, 今次的心情有點緊張. 但我還是深呼吸一口, 讓那宇宙間的門打開.
想不到門大開後, 卻全是粉紅色的煙霧, 我根本看不清裡面那個世界.
後來煙霧的顏色轉變了, 先是變成了黃色綠色的, 最後變成是一片粉藍色.

到這時候我還是決定不到我是否該走入去那個全是粉藍色煙霧的世界.
終於我聽到那個 “我” 在裡面呼籲我: “入來吧!”
我於是大著膽走入煙霧中, 隱約看到地上有兩三級樓梯, 沿著走上去, 穿過煙霧,來到一間四周是很整潔的白色的地方, 中間有一張?和儀器, 四周的牆有著一個個入牆玻璃櫃, 放著大大小小的瓶, 而那個我站在中間的大長?旁.

看到他後, 我立即走過去問他: “您在做什麼? 為什麼那麼多煙霧?”
他的答案非常出奇: “那不是煙霧, 那是 自由!”
“自由!?”
“那是*自由*的靈魂特質”

我有點一頭霧水, 難度靈魂特質就是一堆顏色煙霧?
不知何時, 他已經坐在?上面, 他跟我說: “我在做實驗. 在這裡我們有一種鳥它們的靈魂特質是自由的化身, 我們希望把這種特質複製出來.”

“要如何複製?” 我心中一邊不得不懷疑自己是否去錯了另一個宇宙?

“我們把鳥放到感應箱中, 用心跟它唱歌和對話, 讓它開心起來, 然後儀器會記錄它的能量頻率, 再用方法做出相同頻率的色光.” 他在解釋當地的 “科學” 給我聽.

“那成功嗎?” 我問. 而且我心裡也很好奇, 把鳥兒放到箱子中是否人道的作法, 而且不在高飛的鳥會有多自由?

他應該也聽得到我心裡面的想法, 所以他說: “那是鳥兒自願的參加, 而且感應箱是在露天的地方的一個感應器.” “不過我們這次實驗是失敗的了.”

我擔心他有點不開心, 同時也很好奇為何他們需要做這些科學實驗?
他從?上跳下來, 站到我身邊, 看來一點壓力也沒有. 他跟我說: “不要緊, 因為我靈魂的特質其中之一是不掘不撓, 不會因為那裡小事而灰心的. ”

我忍不住追問了他: “如果您們這裡的人已經可以感受到spirit 來生活, 那為何您們要做這些實驗?”
“因為我們要幫助第二個世界裡的人”
“那為何不用冥想, 心靈成長的方式來幫助他們呢?” 我好奇他為何要用科學那麼奇怪的方式來複製靈性經驗.
他說: “因為那個世界裡的人, 他們的靈魂特質是科學, 喜歡用物質的方式來經驗靈性, 他們並不對任何心靈練習產生興趣, 所以我們專重他們的spirit, 才嘗試用這些方法來幫助他們.”
我記起那一團糟的煙霧, 我回應他: “不過好明顯是失敗了!”
他笑了笑, 並沒有一點灰心的表情, 看是準備離開這裡: “我們走吧, 去另外一處地方吧.”

但這次超級奇怪的科學實驗確實讓我有點頭痛, 所以我拒絕了他說: “我需要點時間回去好好想想, 整理一下. 等我休息好下次再去吧.”
他點點頭: “好的, 無問題. 只要再來時再回到這個時間點就可以了.”

我跟他道別後, 帶著一點頭痛走回那個兩個世界的通道, 回到這個比較 “合理” 的世界, 好去整理那個奇怪的 “自由的實驗”.

posted by Kryon @ Divine - The Spiritual Shop at 3:53 PM | 0 comment(s)

Monday, March 22, 2010

第一天的旅程: 遇見另一個宇宙中的自己

The Journey to the Spirit World – learn the art of living in Spirit

這個旅程您可以只當成純粹的想像, 也可以包容地相信真的有一個平衡宇宙, 在那裡跟我們一樣也有一個地球, 而那裡的地球人生活基本上跟我們是一模一樣的, 他們只有一件事是和我們不同: 就是他們跟自己的 “Spirit” 是那麼的接近, 他們的生活是百分百的從自身的靈性特質出發.

這是一個遊記, 記下了我在冥想中進入這個特別的世界, 遇上那邊生活的 “自己” , 請教和跟他學習有關如何跟自己的靈性特質相處和生活的種種想法.

請不要盲目地相信我和那個世界中的 “我” 所說的話, 因為這只是一個分享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世界觀. 把他看成是一種啟發, 可以讓您看看從自己的靈性特質去生活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第一天的旅程: 遇見另一個宇宙中的自己

在意識的海域裡面, 找到了一對門.
我知道門的另一邊, 就是另一個宇宙 – 一個我們叫作平衡宇宙的地方.
今次要探險的地方, 是一個可以跟自己心靈接近地生活的世界, 我決定要找到那個世界的自己, 學習和自己心靈生活的秘密.

深呼吸了一口, 門隨隨地打開了.
看見他 – 那個世界中的自己. 我們即管叫他作 “二號” 吧, 只是一個方便沒有意義的稱呼. 我看到他背對著我, 站在一個山頭上. 這個世界的感覺很清新, 我感受到一種輕鬆的能量, 而一切看來, 有一份額外的光明和光彩.

我: “hey~” (我相信這樣跟他打招呼不會太不禮貌吧?)
二號回過頭來跟我笑一笑, 我看到他的樣貌基本上跟我差不多的, 只是頭髮短了點, 笑容自然開心更多, 還有的是, 他面上的確有著這個世界的光彩.
他沒有說話, 但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歡迎.

因為我有點急不及代想達到我來的目的, 所以也就不跟他說閒聊, 直接就向他發問: “您好, 我很想知道這個世界是如何運作的, 您可以教教我如何真正地建立和自己的靈性特質的關係, 以及如何在這種狀態下生活呢?”
他沒有很多的回應, 只是回了我一聲: “嗯.”
我心想, 他真的很像我, 不喜歡在回答問題時說太多的話.
他指著對面的山頭, 用他平靜的語氣問我: “在那邊, 您看到了什麼?”
我沿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看到了一個小山丘, 丘上有一張公園裡讓人休息的長椅. 我就直接告訴他: “我看到了一個綠綠的草原, 和可以供兩三人坐的長椅.”
他點了頭, 表示聽到我的答案了.
二號問我: “那您知道我們這裡的人看到什麼嗎?”
我: “不知道, 您可以告訴我嗎?”

同樣點了點頭, 我感到他把他眼裡看到的世界透過意識傳送給我, 他的聲音已經不是在我耳邊響起, 而是從我腦海裡面走出來, 我了解我走入了他的意識裡面!

二號的聲音在我腦中昇起, 他解釋: “我們看到眼前的境像是大自然的美麗, 每條草中生命中的活力, 和陽光那種包容給予的力量.”
隨著他的聲音, 我眼前的小山丘比起我剛來的時候, 變得更加明亮, 那張長椅也很像一個有生命的人一樣, 靜靜地待在草地上. 而那刻間, 我的感覺轉變更大了, 我相信您也曾經會經驗過在您生命中有那數秒的時間您會自然地感嘆 “生命真是美好!”. 而在那一刻, 我正好體驗了二號所經驗的美好世界.

才不到兩三秒的時間, 我感到他的意識離開了我的身體, 眼前又回復了那個有點光明的小山丘, 沒有了那額外的溫暖和活力.

我靜了下來, 若有所思. 我在想, 這真是一個很美好的世界, 難度這種是我們的 spirit 所看到的世界? 但是看到一個這樣的世界究竟對我們來說有什麼意義? 我們這邊地球的人要如何才能由我們沉重的自我意識轉變到這種 spirit 的視野?

有很多的問題有待解答.

他應該 “聽” 得到我心裡面的疑問, 但也沒有直接的回應 (這點我跟他是非常相似的哦), 只是跟我說: “跟我來吧.”
我隨著他的腳步, 來到一處感覺很舊的地方, 四周的泥土都是紅色的, 而空地中間有一著間舊舊的石屋. 石屋有很簡單的一對門, 四邊各有一個四四方方的窗, 很像我們小時候會畫的那種屋子, 只是屋頂上沒有煙囪, 屋旁?有大樹.

我好奇地問他: “這次我看到的是紅土, 和石屋, 您又看到什麼呢?”
他沒有回答我, 只是跟我說: “我們入去吧.”
不知什的, 我們已經在屋子裡面. 屋裡面有一張舊木?和數張椅子. 暗暗的, 沒有很多光進入來. 而且四周也是塵, 像極了空置了百年的地方.

他沒有跟我說話, 只是靜靜地坐到一邊去. 而我則在小小的屋子四周打量看看.
但我留意到, 進入了這間屋後, 雖然沒有那種光明的感覺, 但卻有另一種強烈的感覺彌漫在四周 – 一種很實在安心和可靠的感覺, 就好像在生命中沒有什麼是可怕的, 失去, 傷心, 人與人之間相處的困難在這裡都不是什麼煩心的事. 我好奇這地方的能量為什麼那麼的明顯. 這時他突然開口了: “這是古老的靈魂特質 (spirit)”

“古老的靈魂? 但是為什麼這次我沒有進入您的意識中可以感受到它的spirit呢?”

他用我平時上課時的名言回答我: “您說呢?”

不知是我跟他已經心靈相通了還是什麼, 我忽然明白到: 因為我自己也是 spirit, 所以和這間屋古老的靈魂接觸後, 自然會受到它的感染. 所以我那些的感覺, 就正好是這間屋古老的靈魂的強烈特質. 我在想, 它經歷了那麼多, 看來像是看透了世界的一切一樣.

我問他什麼是“古老的靈魂”?
他回應得很簡單: “就是智慧”

“嗯”我隨手拿起一個茶壺, 那種唐朝的古老藍紋白色茶壺.
“這是付出愛和關心的靈魂特質.”他向我解說.
“啊, 您們在這裡真的什麼也有靈魂. 但是在我們那邊的地球, 很多茶壺都是機器倒模出來的, 根本沒有您所說的靈魂.”我在解釋我們地球的苦況: “您們能有這種對生命的看法真的很好.”
“這不是一種看法, 而是一種經驗的方法. 就像您們的藝術家, 和生物學家每天經驗這個世界的方式都不同. 藝術家經驗情感顏色. 生物學家經驗數據和分子. 您們經驗沉悶的物質心界, 我們經驗心靈和物質原美結合的世界.”
他進一步幫助我了解: “就像您拿著您喜歡的水晶一樣, 您也能感到它的靈魂.”
我點頭表示明白: “是的. 您們在這邊的生活真的過得很好呢!”
他立刻很清晰地告訴我: “錯了, 在我們這裡, 並沒有所謂過得好和過得懷的概念.”
我很好奇: “那您們有什麼?”
他很平靜地回應我: “我們在這裡只有愛 – 因為愛就是所以靈魂特質的來源, 當我們在每一件事上經驗它的靈魂, 我們就只有經歷愛.”

我若有所思, 心有領會: “我看時候要回去了, 我可以帶一件東西回去嗎?”
他把一個鐵匙交給我: “拿這個回去吧, 您不是喜歡玩扭匙嗎?”
我有點不好意思: “只是有時候吧, 這個鐵匙有什麼靈魂特質呢? ”
他保持神秘: “您自己去發掘吧!”
“嗯.”收好了鐵匙, 我走過兩個世界之間的門, 我回到我們這個缺乏靈魂的世界…

posted by Kryon @ Divine - The Spiritual Shop at 4:20 PM | 0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         Blog Counter 

Weblog counter

@Copyright by Kryon Yau